w88988优德-中国教育资源网_爱晚红枫�湖南大学学生论坛

w88988优德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“宋先生,什么都查不到,这位秦先生的私生活太干净了。”被他委托的私家侦探说:“我当侦探那么多年,还没遇到过这么完美的人,简直就是童话故事里的王子。”

妄想他来几句温存情话,或者晚安吻的苏冉秋期待落空。

发现小儿子一改过去的爱顶嘴之后,秦父更是管不住自己蹦腾的心情,把秦雨阳从小到大的黑历史拿出来痛骂一顿。

于是心里热乎了两分,跟人家说:“既然不去兼职,那你再睡一会儿。”

“嗯?”秦雨阳昨晚回到家, 一觉睡到天亮,早上接到电话一时还没进入角色:“什么情况?”他睡眼惺忪地想了想,终于头疼地想了起来:“……”只觉得操.蛋。

秦雨阳轻吐了口气,没说什么,拉着他往寝室的方向走。

“走,跟大叔说再见。”秦雨阳说。

“哎哟,哎哟。”魏临:“这次是我错了,好吧,对你道歉,我不应该要求慕川瞒着你。”

也就是说要突击练习,挑战难度不小。

沈慕川说:“我没事。”

秦雨顺今年三十一了吧,可是父母从不操心他的婚事。

“可你现在为了钱的问题跟我闹不就是本末倒置了吗?”秦雨阳一针见血地道,然后把手机还给他:“打电话,把兼职辞了,省得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。”

苏冉秋恍恍惚惚地吃着饭,对自己未来的日子充满担忧。

出于礼貌,他等景煊走了自己再进去。

“怎么着,不高兴?”狱警还想着给他一个惊喜呢:“今天是你丈夫来探你。”

他很乐意再活一辈子没错,可是他不想接手秦渣男的虚伪人生,太虚伪了。

最后实在是太困了,他破罐子破摔地脱了外套和长裤,往那张只有一米五的木床挤了上去。

他发现自己被遗弃在一间没有人的房间里,那个变.态毛绒控不知道走去哪里了。

等老井出来,秦父秦妈围着问:“怎么样?他听劝吗?”

“你他.妈的玩儿蛋呢?”沈慕川低吼:“快去警察局找秦雨阳,把他摘出来,别让他掺和这件事!”

“小秋,要不回你老家看看?”秦雨阳提出这几天自己都想在的想法,他注意到苏冉秋整个学期都没回家,也很少和妈妈打电话。

“……”神他.妈的撒娇,明明是兄弟之间的共勉!

然而他猜错了,过了没两天, 沈慕川就来了。

可是他听说迪鲁兽是草食系动物,真是有意思。

“哦。”一大早起来自作多情,苏冉秋捋捋头发,跟在秦雨阳后面出了门。

“什么?”秦雨阳一脑门黑线:“妈,我给你带回来的是个带把的男媳妇!”

季若然气道:“我不打他难道打你?”他捏起另外一只没有被禁锢的拳头就砸下去:“好啊!你有胆子出轨我就打死你!”

秦雨阳长相出色,又一个人喝闷酒,显得很需要安慰的模样,因此搭讪他的人特别多,弄得他烦不胜烦,十点出头就结账离开。

一个小时后过后,照片的真伪也查出来了,确实是两张毫无PS痕迹的真照片。

第4章

“喂?”秦雨顺一大早接到弟弟的电话,惊讶:“什么事?”

说着,还是忍不住软糯起来:“你会不会不喜欢我搞科研?”

可是谈不上爱,这辈子秦雨阳就没爱过人,他必须老实承认,自己身边可以是苏冉秋,也可以是别人。

“你的屁话真多。”708用力把自己的手腕抽出来,义无反顾地敲门。

秦氏夫妇打电话给老井,想问问目击证人的情况怎么样?

倒霉催的。

“后天的排名赛,我们换组吧。”秦雨阳说。

“咕噜……”秦雨阳饥饿地舔舔鼻子,脑袋收回来,望着隔壁的阳台。

“秦雨阳。”苏冉秋突然咽了咽口水,说:“我们不要这笔钱了……”

家里的亲人对他从来没有要求,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要碰车。

——晚上回来喊,我就敬你是条汉子。

7号院子,上个学期只有三个人住,他们的武力值不是最高的,脾气不是最臭的,可是每次有第四个同学进来,就会受不了地离开。

“没什么。”景煊若无其事地说。

在非繁殖季节期间, 狼几乎是禁欲者。

这天一大早, 秦父想来想去觉得不踏实, 就给独子打了个电话。

其实他是高兴的,要是沈慕川真的喜欢自己,那就最好了。

秦雨阳会喜欢他很正常,如果他没有入狱,这桩婚事也算过得去。

当他出现在门口的时候,就有很多人投来目光,或惊.艳,或贪婪,热情得让人受不了。

在秦雨阳生无可恋的时候,景煊走到了校门口登记处,敲敲卫门的窗口:“领个宠物牌子。”

挂了电话,秦雨阳倒回去开会。

他被挂断了之后,立刻着急地打电话给老井,凑巧老井就是不接电话:“妈的,快接啊!”

季若然沿着那只手臂往上看,不出意外地看到一张睡眼惺忪的俊脸,他立刻咬牙切齿地警告道:“秦雨阳,放手!否则我连你一起揍!”

沈慕川不屑一顾地冷笑,胜利般继续抱紧自己看上的男人。

普天之下,没有人不知道第一大学意味着什么。

季若然沿着那只手臂往上看,不出意外地看到一张睡眼惺忪的俊脸,他立刻咬牙切齿地警告道:“秦雨阳,放手!否则我连你一起揍!”

“……”吃了。

“嗯,秦雨阳是纯一。”沈慕川说。

“把那只小毛团一分为二,你们一人拿一半,不就好了吗?”安诺眨眨眼说。

“喂。”学霸探出头来,这小半年人家日子过得滋润,脸和身材都长得越发妖孽了:“浴室啪玩吗?”苏·骚话复读机·冉秋说。

“嗯。”蒋楦迷糊着脑袋,愣了愣,然后呢哝了句:“直球的威力,受教了。”

责编: